你阅读

繁体版 简体版
你阅读 > 软骨头 > 第366章 母凭子贵

第366章 母凭子贵

唐青试探性的,问:“你跟绵绵吵架了?”

喉咙沉沉的压了口气焰下去,他抿唇,又蠕动开:“发生点小摩擦。”

唐青拍拍他肩膀:“好事多磨,我跟你舅妈也会多劝劝她。”

“舅舅,你不问是为什么事?”

唐青释然一笑:“小情侣间还能因为什么事,无非就是闹点脾气别扭,绵绵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,她那脾气我最了解,真要是跟你闹开了,他都不会让你参加葬礼。”

阮绵的性情,不光唐青了解,陆淮南也了解。

那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你甭想跟她耍心眼子。

陆淮南在外边陪着唐青抽了会烟,才迈步进屋。

连续几天的搭建,老屋空出两间暂且能住的房间,也幸得这时是夏天,要是冬天都得被冻得打哈哈。

孟贤清走时,什么都没留下。

阮绵手里握着高中那会,奶奶给给她的一颗玉扳指,来回反复摩挲。

指腹都磨得红彤彤的,泛着点微疼。

门口迭答而来的脚步声,她吸吸鼻尖,抬眸间陆淮南的面孔映入眼帘。

“你来了?”

“别太难过。”

阮绵没说话,吸鼻的鼻音倒是更重了。

陆淮南弯腰,坐在她右侧。

周围静悄得针落可闻,沉默良久,她无声无息的开口:“卢卡在家没人照顾,它又粘人不肯去别处住,我只能嘱咐小何过去喂它,你要不先回去……”

看得出,阮绵是真心爱卢卡。

“现在顾不得那么多,卢卡有人喂它就行。”

不知是胸口的气喘不上来,还是情绪过于低落,总之她没反驳。

孟贤清的离世,于阮绵来讲,不是天塌了,也得塌下去一半。

她憋着一口气: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等你情绪好点,一起走。”

两人坐在一块,心平气和的,仿佛在盐城那次的事,压根就没发生过,彼此心照不宣,互相都默契的一句没提,他冷静得没心没肺,她理智得波澜不起。

可只有自己知道,心被揪得生生的疼。

“其实你不用在这守着我的。”

不等他开口,阮绵又随着补充一句:“我工作在燕州,生活在燕州,你还怕我跑了不成?”

“我怕的不是这个。”

下一秒,陆淮南的手机在响,四周都充斥着聒噪的铃声。

她笑,明显的吸了口气,语气不咸不淡的::“先回去吧!我在任何地方,都不会比在这更安全。”

他听不明白这句话的用意。

见他一直杵着,任由铃声在响,也没接听的打算。

阮绵:“要不先接电话?”

“从机场回来,你对任何人都不会对我这样,用冷漠疏离的眼神,你想知道我跟宋砚安说过什么,有什么,你可以直接问我,没必要这种激将法。”

陆淮南的声音低沉到,不认真听都听不清。

他等了半晌。

阮绵出声:“这些都不重要了。”

他双手摁住她肩膀,掰正她的体位,迫使她与他视线相对。

陆淮南眉眼往下低:“人死不能复生,阮绵,你振作点好吗?”

他怕,怕她再这样下去,等情绪缓过来,也只剩一层皮包骨了。

这几天,她几乎没吃下什么东西,见到食物都反胃呕吐,哪怕刚吃进去一点,转眼也都吐了个干净。

“我很好。”

“你装的。”他不容得她躲避,话紧随而上。

阮绵太阳穴的青筋蹦了绷,嘴角在抽搐:“你凭什么觉得我是装的?”

陆淮南单枪直入:“大家有目共睹,不是我一个人觉得。”

“好。”她眼睛一团血色的雾气化开,很浓很浓:“就算是我装的,死的不是你的亲人,你当然不会那么难过,你凭什么要求我能立马振作?”

她拿着跟宋砚安同样的话来回应他。

内心五味杂陈,陆淮南俊脸绷紧,下颌拧得凌厉。

“我能体会。”他手没挪开,牙根磨得咯吱作响:“我妈走的那年,我比你现在小多了。”

那时候他连什么是承受力都不懂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